网民发布“广州瑶台封村”等不实信息 被警方查处


时间退回到60天前,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。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、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,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,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,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。然而,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,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。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在欧洲其他国家,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,没问题就基本放行。但这一次却不一样,“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,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。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,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,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。”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广东4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住同街区 为非洲籍聚居地广东省共新增境外输入关联病例7例,自3月22日发现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以来,其中4位都常住广州矿泉街辖区。2018年,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发布的通报显示,在广州的非洲国家人员共14963人,而矿泉街道是非洲国家人员在广州的主要聚居地。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(受访者供图)

“遇到重庆老乡,送给我一个口罩”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